国法院令哈佛公开录取数据或揭歧视亚裔黑幕

编辑:dongyuhan@ucse.net 来源:搜狐教育
发布时间:2018/04/26 136次浏览

今年藤校的录取率持续下降,哈佛更是直达历史冰点。除了耶鲁因为扩建了宿舍,有0.04%的微弱提高外,其它学校都是一个字:降!降!降!

今年不仅国际生喊惨烈,连NATIVE也直呼痛苦。但是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却说:

“这个不免矫情,咱们这里北清的录取率仅0.04%,比起哈佛的4.59%不知难到哪里去。”

实际上大家不知道这样一组数据:

藤校里,30%是校友子女录取, 还有很大比例是第一代大学生录取(相当于贫困阶层),留给大家拼的只有40%不到的名额。这样一来,录取率就相当低了。

我们可以这样算一个比率,大家就清楚了。

今年中国藤校申请学生是:约5万人申请

录取的学生是:约216人。

录取率:

去年的这个录取比率为:0.5%

清北的录取率约为:0.40%上下

这意味着藤校的录取比率与北大清华的录取率基本接近。

在如此艰难的背景下,许多1550+的学霸学神这次黯然与藤校擦肩而过。然而,总有这么些实力与运气并存的幸运儿。他们收获了藤校发来的“Congratulation”那一刻巨大的惊喜,成功攀上了山顶,笑在了巅峰。

中国学生的录取情况

到目前为止,在今年藤校申请的过程中,中国学生拿到了藤校的Offer的超过了50余人。这些人极大部分集中在美高!

而其中至少有21枚的offer,被有“中国的伊顿”的南外斩获,南南外北实验,这次实验是真被比下去了。

今年看这个势头,估计形势也是不容乐观。

而去年截止时中国学生共拿到了161枚藤校offer;值得一提的是,虽然offer数在下降,但美高依旧坚挺;尤其是南外,在逆境中,不降反升。

不过越来越严峻的爬藤之路,亚裔是不是真的被歧视?

哈佛大学校报报导,当地时间4月10日,波士顿地方法庭就哈佛大学招生资料的保密问题举行了听证会。

庭上,法官布劳斯(Allison Burroughs)作出判决:数千页经过删节的哈佛招生数据,包括考生资料及招生办公室的内部通讯,可以公开

此前,司法部的律师曾指出:政府每年给哈佛的拨款数以百万元计,因此对那些歧视指称的任何证据、哈佛的回应以及法庭对这个争议的裁决,都有着很大的兴趣。

本着保护学生隐私安全的考虑,法官要求被告哈佛大学,与原告“公平录取学生”组织合作,在未来两个月内提交两套文件:

一套未经任何删节,留作存档;另一套内容完全一致,但是把涉及个人隐私的部分覆盖,准备公开。

法官特意强调,文件不能被删减到“无法理解”的程度

这些准备公开的文件有数千页,但是哈佛共向法庭递交了9万页绝密或高度保密文件。

如果案件推进,在以后的庭审中,大多数文件也将被公开。

图源:新浪教育

经过三方共同讨论决定,“哈佛诉讼案”庭审将于10月中旬举行

其实,哈佛大学及其他名校在招生时歧视亚裔学生早已不是秘密。

每年都有不少学业优异、社会活动丰富的亚裔学生,被美国大学,尤其是常春藤院校无理地拒之门外。

“看肤色录取”,让亚裔学生和家长们感到十分气愤又无奈。

图源:http://www.canadaae.net

2014年11月,由Edward Blum领导的“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以下简称SFFA)代表千千万万的亚裔学生,指控哈佛在招生录取过程中歧视亚裔,违反了联邦民权法,并指取得大量高中申请文件及哈佛录取过程内部文件作为诉讼证据,

此案简称“哈佛诉讼案

Blum先生是著名的保守派法律倡导者,曾经在最高法院招募学生挑战基于种族的招生政策。

Edward Blum,图源:搜狐新闻

2015年5月,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代表64个亚裔组织,再次联名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申诉,要求调查哈佛及其他藤校在录取过程中对亚裔学生公然歧视的做法。

申诉书中,AACE列举了大量研究数据和实例,证明上述学校对亚裔考生设定了极高的录取标准,涉嫌制定种族配额政策。

媒体对AACE申诉的报道,图源:BuzzFeed

2017年,“哈佛诉讼案”终于得到司法部重视,并正式展开调查。

作为起诉方,SFFA的律师要求哈佛大学提供其考生录取数据,哈佛起初拒绝提供,并坚称他们的录取政策是合法的。

后来在司法部的要求下,哈佛大学在2017年底——最后期限的24小时内提供了该数据,但校方要求不公开其内容,理由是“保护隐私”。

校方发言人Anna Cowenhoven在一次声明中表示:

“我们已经多次向司法部表明,哈佛大学肯定会遵守(民权法案)第六章。我们同时又有责任保护学生隐私,申请材料和其他敏感数据。我们一直在和司法部交涉,寻求更好的解决办法。”

就在各方为数据是否公开而争执不下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又来了一波实力“助攻”!

当地时间4月6日,特朗普公开表态支持亚裔学生状告和申诉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并敦促法院批准公开其招生数据

美国各大媒体纷纷进行了报道:

CNN

彭博新闻社

哈佛大学自己也报道了这一则消息:

如今,司法部判决公开哈佛的招生数据,无疑让多年来一直为亚裔平权而努力的民众和组织,感到欣喜若狂。

无论是大学录取或就业,亚裔追求的只是平等,但即便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诉求,在当今的美国也很难实现,其根本原因就在于AA (Affirmative Action)- 译为"平权法案"。

“平权法案”诞生于美国自20世纪。法案规定在大学招生、政府招聘等方面照顾少数族裔,以消除此前因种族歧视造成的社会不平等。

然而许多高校为了在招生中寻求“平衡”,滥用平权法,很多亚裔学生也因此成了替罪羊。

“平权法案”名为“平权”,实际上却造成新的“不平等”。

图源:新浪教育

2005年,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Thomas J. Espenshade和Chang Y. Chung发表了一份调查结果,以SAT (大学入学考试,旧版1600分)成绩为例,比较了各族裔在大学录取中被区别对待的情况

2009年,Espenshade与人合作出版了一本书,再次发表数据:

如果一个亚裔孩子进入某个顶级私立大学需要SAT1550分的话,白人只需1410,而黑人只需1100。

再综合成绩、背景,体育特长等因素,Espenshade发现——白人,西裔和非裔进入同一所大学的机会分别是亚裔孩子的3倍6倍,和15倍

图源:新浪教育

加州理工大学,和麻省理工、斯坦福等同为顶尖名校。

加州通过公投,禁止入学AA后,加州理工的亚裔学生比例随着亚裔人口的增加而逐年递增。

但是常春藤学校中亚裔的比例几十年不变

然而,所有的藤校都矢口否认他们在新生入学中采取种族配额,那么下图又该作何解释呢?

(深红色实线代表亚裔学生在加州理工的比例,黑色虚线代表18-21年龄段的亚裔学生增长,而其他实线是各腾校中亚裔的占比。)

好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亚裔勇敢站了出来,为自己争取权益

很多媒体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故意把亚裔和其他族裔对立,而是支持公众知情权

亚裔群体应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而不是被当成“炮灰”。

延伸阅读

关键字

微信公众号

UCSE北美高中

关注UCSE北美高中微信号,每日获得最新留学资讯。扫描二维码,或搜索UCSE北美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