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修15门AP转76个学分的选课心得!

编辑:dongyuhan@ucse.net 来源:搜狐网
发布时间:2018/02/07 439次浏览

很多高中生在申请美国大学之前都会选择AP课程,少的会选2~3门,多的甚至会有十几门。这些课程如何选?仅仅根据自己的擅长和攻读专业就可以了吗?这里分享一位在高中阶段修完15门AP课程的学生的父亲,他关于AP选课建议以及美高各个AP课程的详细介绍。

我的大孩子曾经在50%左右是墨西哥家庭的高中学校读书。在那个时候,孩子是年级中唯一一位来自于华人的家庭,听起来好像是"垃圾"高中。因为孩子在高中阶段选读了15门AP课程,所以,大学从高中转走了76个学分到UCS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Diego),这样给我们省下了一大笔学费。不能不说孩子在整个高中时期读的是既兴高采烈,又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接下来根据我孩子的情况简单谈一下高中选课的事儿。

美国高中AP课程的设置差别是挺大的。好的高中,由于财大气粗,学生选择AP课程的余地多一些;有些高中,因为选课人数的不足,很多AP课程无法保证每年都能顺利开出来,所以,只能是进哪家的门吃哪家的饭,听天由命。

一般而言,高中允许学生在九年级读Honor 的课程,有些可以读一门AP课程,各高中规定不一样。但我孩子所在的整个学区没有一所高中允许九年级学生读AP课程。那么,区别在哪儿呢?AP课程是5分制,而有些Honor 的课程也是5分制。除此之外,都是4分制。所以在高中想要参加四年的乐队,那么一定会影响到学生的GPA,也因此会影响到学生在年级中的排名,因为乐队课程的设置是4分制的。

Algebra II 和 Pre-Calculus:很多华人家庭的孩子因为在中学已经学了几何,因此一到九年级就可以读 Algebra II 了,有的已经可以读 Pre-Calculus。对于自信心很强的孩子,又将自己的将来定格在数理和工程上的话,那么,本人推荐这两门课同时读,因为这两门课大约有不到一半的时间会重复。这样,基本功会打的很好,更能增加孩子的自信心。不过,家长也要视孩子的具体能力而定,要不然,千万千万不可同时读,绝对误人子弟!

AP Biology:美国从幼儿开始就将生物放在了较为重要的位置上,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充满动态的生物世界中。孩子们从小观察到的是周围的动植物,感兴趣的也是周围的动植物。例如,我孩子小时候去华盛顿特区游玩的时候,看见一群鸽子和麻雀在草坪上慢悠悠地散步。突然间问我,为什么鸽子的腿是粉红色的,而麻雀的腿是灰色的?这些个问题自然是孩子们天真的流露。

想必美国大多数高中设置学生九年级读Biology,十年级再读此课程是有理可循的。当然,跳过 Biology 而直接读此课程也不是不可以,因为生物类课程在所有高中知识中更新速度算是较快的,只是需根据孩子们将来可能的学习方向制定自己的计划。比如,我大孩子因为想要往数理方向发展,他跳过了一般的生物课程而直接读了此课程;相对于我家老二,因为想要往生物研究类发展,所以两门课程都读了。

AP Calculus AB:这门课才是真正的大学数学课程,因此对待此课程应尽量改变孩子过去对待学数学的方法:重技巧,少历史。读此课前,应该让孩子读一些科学家的传记,比如,牛顿等等。要让孩子们知道微积分是怎样发现的?为什么会发现的?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现的?发现微积分之后对科技发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对人类的思维又起到了怎样的影响?等等。若孩子们从此课开始关注于科技发展史,那么,做家长的就不用再担心他们是否能进哪所学校的问题了,也不会在乎他们读什么学校了,而是在乎他们远大志向的问题了。

AP Calculus BC:这门课应该将重点放在思考上,从定义出发的思考上。所谓的思考就是要从根本上解决一个从具体答案到脑子中图像显示的过程,逐步养成从抽象到图像的认识,只会计算是远远不够的。另外,思考习惯的养成对将来进入大学后能迅速融入和适应学习生活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AP Chemistry:在学校里,有些孩子认为一般的化学课太容易,因此,直接读此课程。我个人认为,若孩子视GPA为原则,那么跳过Chemistry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自己应找时间自学,不可轻易跳过。特别是将来想要继续化学或生物领域。很多高中将Chemistry 设置在 Physics 之前是因为物理要难于化学,本人认为有点不妥。当年许多物理学家到后来都得到了诺贝尔化学奖是因为研究到分子、原子领域时都一刀切,归为化学领域。所以,若有可能,应先读一般物理,而后读化学或者直接读AP化学。这样既复习了物理,又在学过物理的背景下轻而易举地学习了化学,根基会打得较扎实。

举一例:教授提出一个问题:哪种元素不能固化。孩子悄悄地跟周围同学说是Helium(氦气),下了课孩子去教授那里验证,教授笑了笑。回到家我问孩子是怎么想到的,他说因为 Helium 很难液化,温度要接近绝对值零度。所以,既然很难液化,那么固化的可能性就很小。当然,教授是用分子间的关系来解释的。所以,对于要往科技发展的孩子来说,熟读科技历史是很必要的。当年将Helium液化的科学家是获得了诺贝尔奖的。

AP Economics:这门AP课分为两部分,Micro-Economics(微观经济)和 Macro-Economics(宏观经济)。学这门课的好处就是能够让孩子们了解现代商业社会是怎样运作的,所以对将来有意往经济方面发展的孩子来说应该是个启蒙课程。这门课的AP考试有两个,Micro和Macro。

我的孩子由于其中一门AP考试得了4分,按照UC系统的规定不能转学分,只能重读一次。当然,大学的重读是完全不一样的,同时也学到了许多AP课中没有的知识。令人惊讶的是,由于很多学生高中的概率统计没有读好,或者是根本没有机会选概率统计课程,所以,当他们在大学里选读此课时也并不轻松。

自从自己的孩子学了这门课之后,时常会听见他用专业术语给我解释广告的作用和其它相关的经济知识,包括股票,划得来划不来,等等。联想到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John Nash (有一部电影 A Beautiful Mind,美丽心灵,讲的就是这位学者),算来算去,连婚姻都是交易。

AP English Language and AP English Literature:好文笔是一生的财富,它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工具,更是人与人之间思想沟通和相互表达的方式。如果说一定要区分它们的话,那么AP语言注重更多的是如何写作,而AP文学注重更多的是阅读和分析。想要读好这两门课程,无外乎要学会文学语言的结构和每个字的区别。文学中的结构是有限的,比如,西方诗歌中的14(8-6)行诗,它的结构是前八句问题,后六句回答;但写到何种程度和精度靠的是用词,比如,在表达一个“好”字,在英语中有great,outstanding,excellent,beautiful,marvelous,fantastic 等等。

在文章中正确运用与否直接影响到文笔的深度与层次。因此,不但要选读这两门课,更要仔细地学会文学结构与用词,摒弃口语式的英语。因为落笔除了给自己看之外,更主要的是给他人阅读的,修为在笔尖之中。

AP European History:欧洲历史,在我看来这门课程是极为重要的课程,应该列为第一要课。此课读不好,将来创造性思维少了一大半。但是,很多华人家庭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门课程讲的是欧洲发展史,它的叙述方式和中国的历史不一样,后者注重的是事实本身,毫无科技发展史等重要内容。

从钱学森老先生临终前的问题可以看出,他老人家对西方科技贡献没有深刻的研究。有人认为是体制问题,不敢恭维。所以许多答案就在欧洲历史中,此课很不容易读好,对华人家庭来说更不容易彻底理解,因为绝大多数父母没有花时间和精力去欣赏西方灿烂的文明。

AP Government:主要讲的是美国政府结构的形成和运作方式。对将来想要进入法律专业的学生尤为重要。当然,成长在美国自然应该了解她。

AP Music Theory:此课程对于钢琴考过级的孩子来说很容易。当然,还是有许多考级卷中没有的知识。但它的AP考试没有哪个音乐系会当回事。想在大学里读音乐课以替代一般的基础课,也就是General Education Requirement(GE),那么这个考试得5分也没有用。孩子到 UCSD 之后,通过了2天音乐考试后才让他读 Up Level 课程,作为GE的一部分。顺便说一句,孩子在大学里读音乐课程并没有浪费钱财,而是顶替了其它的GE课程。一举两得,同时进一步提高了修身养心。

AP Physics: 就高中而言,这们课程是最难读的。很多学生为了提高GPA,直接读此课程,而放弃了一般的 Regular Physics (4个学分),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物理的应用面甚广,而基础知识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里面的概念很容易混淆。对孩子来说,要的不是容易过关,而是彻底地与其它学科,如数学等融会贯通。因此,选此课前应确认自己的孩子是否选读了 Regular 物理,哪怕自修的也行。这门课程要是不能读懂读通的话,影响的不只是物理,而是整个领域,外加其它相关领域。

AP Psychology:心理学,我个人认为非常重要,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协调。自从我孩子读完此课程后,经常会用心理学的知识来讨论问题,特别是在我不高兴,甚至发火的时候巧妙地用心理学来解答我的问题。虽然我本人在中国也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但还是这里的课程写的透彻,写的深入。

AP US History:此课也不容易读,很多记忆,但既然在美国,还是应该知道为好。要不然,连美国的好处在哪儿也道不出个一二来,学费算是白付了。

AP World history:我孩子没有经历过,不了解。只知道很多学生在高中十年级怕读APEuropean History,所以选此容易课程。

总之,高中课程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很多。但不管怎样,选课应遵循难易搭配,切勿挤在一起,彻夜不眠。这样不仅会降低读书的质量,更是会伤及孩子们的智力。所以,宁可降低GPA,也不能让孩子们减少睡眠的时间。睡眠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另外,AP课程对公立大学有帮助,对私立大学没有太多的帮助。对加州大学来说,通过AP课的统考,可以免去大学中一些基本课程,也就是 Lower Level Classes。这样一来一入学在选课上有一定的优势,比很多学生早几天注册想要读的课程,要不然,轮到自己的时候,Waiting List 100名开外。

2

关于美国高中选课次序的思考

讨论选课,初看起来似乎不太重要,可实际上关系到学习知识的连续性与衔接性,切不可低估了。

那么,何为知识的连续性呢?

这里的连续性指的是记忆与课程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如何避免断层式的学习,以提高持久的效率。

很多高中生在选课时较为注重的是先修完自己喜欢的课程,接着选修其次的,因此这些孩子们基本上在高三就已经修完了必要的学分。最后一年修几门无关痛痒又较为轻松的课程,只等着毕业就行了。这样的选课方式是不可取的,造成的后果有时候是难以想象的。

怎样才算作是正确的选课方式呢?

首先要确定孩子们将来究竟想往哪个领域发展。倘若在进入高中之初就能确立的话,那么整个高中选课就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实施。比如,我家大孩子在进入高中前就已经明确表示将来要往物理学术方向走,因此选课都是围绕着这一目标展开的,包括数学的学习、数学物理音乐三者的关系、物理发展的历史等等;倘若在进入高中之初未能确立将来走向的话,那么选课应以领域间的基础课程为主去规划自己的高中学习。比如,我家女儿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将来的方向,那么选择各领域基础课程的学习有利于尽早挖掘出自己的强项所在。

为什么有些课程早修完不见得有利于进入大学之后的学习呢?

这是一个知识与记忆的协调问题。众所周知,人的记忆不会是永久连续性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学过的知识若没有相应地予以运用或者累加,知识会在记忆中慢慢地减退、慢慢地变得模糊。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优秀的高中生进入大学之后在自己原本喜欢的课程上成绩突然下降的原因。

要知道高中课程的设置,尤其是AP 课程,对于大学来说只是启蒙课程,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过早地在高中修完这些课程而后面一、二年没有相应课程跟进的话,知识的连续性被迫中断,等进入大学选修正式课程的时候,高中学过的知识演变成了似懂非懂,这在记忆中是致命的。犹如一条河流因缺乏水源而渐渐地被分割成一个个小水滩一样,相互间的知识联系中断了。

另外,就学习和记忆的特点来说,一无所知地从头开始学习一般情况下要好过第二次的补习,原因是思维对已经学过的知识存在懒惰性。鉴于大学快速的进度与压力,多数在高中时期学过的知识,孩子们是不太愿意再静下心来温故而知新的,因此对待已经了解的知识往往是跳跃式的学习,严重影响到根基的建立。

比如,数学课程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很多学生在高中三年级就已经完成了数学课程的学习,最后一年数学碰都不碰。待进入大学后才发现原本喜爱的数学快忘的差不多了,一个期中考试的失落直接怀疑到自己的能力,严重的还影响到其它学科的学习,甚至于最后失去自信心而不得不转系科学习,去寻找自己新的长处。

既然知识和记忆有如此的相关性,那么要解决这个问题也是可能的。还是以数学为例,要么四年高中不间断地选修数学课程,要么在高中的后几年才开始选修数学课程,这样高中和大学在数学上形成了自然衔接。

何为知识的衔接性呢?

这里的衔接性指的是课程与课程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孩子们在选课之前要先研究清楚预备知识的问题,以及课程与课程之间的先后次序,以避免东一榔头西一棒的选课方式导致学习上的零打碎敲,不成一体。

为什么选课的次序极为重要呢?

因为知识是叠加、分支出来的。在漫长的知识发展、完善的过程中人们根据思维的特点再进行重组才有了今天的知识体系。比如数学,我们可以发现几何在二千多年前就已经发展的相当完美了。而代数,也就是算术的延伸,加上后来创建的印度-阿拉伯数字系统,要比几何晚了上千年。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不平衡的现象呢?难道是古代的科学家们没有想到和意识到吗?还是人类在逻辑思考上出了问题?

都不是,合理的解释是需求。在需求之下,重组后的数学是以数字系统为先,几何为后的原则。那么,对于几何、代数来说,学习数字系统、算术就是在学习预备知识。这样的学习新次序既符合人类逻辑思维的由浅入深,也符合知识学习的完整性。

既然这样,课程和课程之间是不是都遵循着因果关系呢?

知识从人类的好奇、提问开始到形成哲学,再从哲学分支出不同的领域,弯弯曲曲经历了几千年。在这几千年中,有的分支短暂地误入歧途,有的分支原地无所作为,但这些分支终究还是发展在一起了。所以,因果关系实际上可以形容为胶着状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一定每一门课程的背后都有着绝对的因果联系。

不管是哪个领域,课程的选择应该根据课程的特点及自身能力去思考,既不能操之过急,又不能随意跳跃,从整体出发去规划课程的安排。这样的话,就算日后想改变学习的领域也不至于影响到已经打下的基础。相反,一旦建立起各领域间的关联,逻辑思维上的突破是迟早的事情。

内容来自:东岸之声(donganzhisheng),作者: 一止(美国),《东岸之声》是华人学生和家长们分享高中期间的准备、美国大学申请和大学期间生活的信息和讨论,以及家长们对生活的感悟、随笔和故事。

延伸阅读

关键字

微信公众号

UCSE北美高中

关注UCSE北美高中微信号,每日获得最新留学资讯。扫描二维码,或搜索UCSE北美高中。